教學文集 專題講記 【2015武漢蓮溪寺對僧眾法談參學心得】  
 

(三)奮不顧身的求法之路

後來就是因為這樣的一個很稀有怪異的緣起,所以種下了我往後很多挫折的前因,自己不懂事嘛!那就天天盼啊盼啊,什麼時候可以去師公身邊,盼了將近半年還是等不到因緣,耶!變成我是進退不得。當時也不懂出了家是一定要聽師父的話,這是第一條戒,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師父說什麼都是對的,我們出家眾第一條戒,最重要的根本大戒,但是我當時都不懂,而且我在家是當老闆的,雖然只是小老闆,只帶十三名員工,也算是個老闆,我都聽自己的嘛!而且又碰到的事情是我最崇拜的偶像。

當時我只信任我們老和尚一個,對師父完全不熟悉,所以我天天就是盼望著一定要跟著師公,結果不能滿願我當然不可以就此罷休,這是我後半輩子的因緣,後來到最後也沒辦法如願,我就自己離開,我是這樣離開常住的,而且我離開我還做了一件很笨的事情。

當時我就..我從來沒有捨戒的念頭,可是我穿上俗服在家的衣服,把頭髮留了,就這樣子去新加坡找師公,內心從頭到尾都沒有捨戒的念頭,我當時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我只是一個念頭我不想讓師父為難,我當時以為這樣子會比較---事情會簡單化,沒有想到後來給自己惹了很多麻煩。聽說有些誹謗我的人會說,唉呀!道心不堅或怎麼樣怎麼樣的,大概就這樣,我沒有當面聽到過,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就很順利的到了新加坡,我當時也持戒不碰錢,我單金都沒有拿的,所以身上一毛錢都沒有,最後一個月拿了三千元單金坐車,把所有東西都還給師父然後才離開,可是那個過程真的有護法神幫忙,讓我很順利的到了新加坡親近師公。

後來當時也沒想到要參加培訓班,因為我哪裡敢,怎麼敢有這個念頭,你看我們學長,我這次來我才知道我們住持師父也是我們第二屆的學長,我們培訓班總共辦了六屆,到第五屆為止老和尚都很讚歎,第六屆他不承認的,這個是他公開講的,所以我現在就可以講。前幾屆特別是前幾屆的學長都是相當優秀,不是住持就是當家,要不然就是這個佛學院的老師,那我們這第五屆的同學當中,多數也都是出家一、二十年,二、三十年的都有,九華山的佛學院副院長,還有靈嚴山寺的教務主任,這一些都是很優秀的,這個是學長,而且老和尚開這個課他也公開講,其實主要招生的對象是大陸的出家眾,因為他志在大陸弘法,他覺得大陸很需要弘法人才。那我是台灣人,照理講也不在這個錄取的對象資格當中,可是因為當時我這份決心,不顧一切的跑去新加坡找師公,那剛好在居士林有一位常住的比丘尼,她跟我聊天的時候就提到,唉呀!妳是老和尚的徒孫,妳怎麼沒有報名培訓班?我說我可以報名嗎?我都沒想到,本來都沒想到,沒有那個念頭,因為我才出家不到半年,而且當時又是現了居士的身份,可是他們都還把我當作是老和尚的那個徒孫,因為曾經是以沙彌尼的身份。師父曾經有帶我們三個弟子到居士林去住過一小段時間,所以大家都認識,那時就是現出家相。

那因為這個比丘尼她一提,隨口的一提,我說哦這樣,那我去問師公看可不可以,結果我就去問老和尚了,剛好另外又有一個助緣,就是老和尚身邊的陳居士,天天跟在身邊的護法,一個女眾,她也是我們學長,就跟我透露一個消息說,還有一個名額,本來是報名都截止了,剛好是大陸的一個法師,他簽証有問題不能來,那你還是趕快去跟老和尚問問看,結果一去問了,沒想到老和尚就同意了,所以這個因緣就是不可思議,想都沒想到,本來是不可能的事情它卻成真了,我就傻傻的反正不管要做什麼,只要可以跟著老和尚就可以了,但是我要說清楚,我並不是執著人,而是當時我們是在初學的階段,一定是跟隨我們的師長,這是非常重要的。

我當時一心一意就是想跟著老和尚身邊學法,做什麼都好,我還曾經當面問,請示過他我們現在剃度了,當時是沙彌尼嘛!一個師兄弟帶著我去頂禮師公,我還當面請示過他,剃度以後我們應該要怎麼樣修行?是要在念佛堂幫忙還是要弘法,還是怎麼樣?結果他回答我讓我當場也傻住了,這句話,他回答什麼我暫時先不講,因為這樣會講得太複雜了。總之我聽了以後就傻住了,突然感覺慘了我剃錯了,真的剃錯了,不過因為不管怎麼樣,前面的這一些曲折都沒有影響到我要做的事情,我要做什麼?第一個就是我要跟隨老和尚學法,第二個就是我一定要修學淨土,我這一生一定要往生西方淨土,我這一生一定要成佛。

 這個目標至今將近二十年來都沒有動搖過,所以後來雖然是再現居士的身份去親近老和尚,但是反而更方便耶,所以有時候我們看起來好像不是很好的,不是順境,但是有時候真的就是一個逆增上緣,因為我當時的身份,所以我現在才明白,因為我們出家有規矩嘛,那我當時反而沒有出家戒的包袱,所以我們老和尚特別加持我,很多方面他對我的教導,包括仁敬這二個字也是他親口給我取的。

本來我的法號叫莊敬,我是莊字輩的,那是以學生的立場取的,因為我們也有同學就是現在的一個慧嚴居士在香港,帶懺悔班那一位慧嚴居士,她是我們第五屆同學,老和尚先給她取個法號,同學就建議說那她取了,妳也趕快去請一個法號吧!是這樣的一個因緣。老和尚當場就給我仁敬這個法號,因為我們當時去是問老和尚,將來弘法的時候用什麼法號?所以老和尚就給我這個法號。

那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第五屆三十三位同學當中,我們畢業的時候有兩個分數,一個是同學的給分,我大概在第十七、八名這樣,也算我覺得還滿合理的,因為其實大家都很優秀,但是我在這個《無量壽經》這個本子我也下了很多功夫,可是其他的同學大部分都是出家眾都是前輩,所以我當然名次也不可能太前面,但是如果在太後面也不太合理,在中間剛剛好,那是同學投票,我們的分數是這樣來的。

另外一個分數是老和尚親自給分,那我的名次是第五名,當時我也嚇一跳,當然這個並不代表我們的修持、我們的修為,我是百分之百業障凡夫而且又是初學,這真的是一個緣,讓我深深體會到因緣果報,因果是定律,但是這個緣,緣的力量更不可思議,緣可以決定因果,這個是我後來慢慢體會到的。因為緣份不可思議,包括我們一生能夠成佛,我們修學淨土法門,我們業障凡夫我們憑什麼能一生成佛,緣!善導大師講的遇緣不同,這是個緣的一個因素,那麼我跟老和尚的緣好像特別的深,初學就是跟隨老和尚,那畢業他給我的成績又很好,給我的名次又很好,又請陳居士身邊的護法叫我到跟前去問,要不要去澳洲?畢業以後,就叫我去他跟前問,那我當然說好,一切聽師長的安排,可是其實我內心當中還是隱約不會很想去,因為澳洲我去過,師父曾經帶我們三個弟子去過,太有福報了我不想去,我不想去享福啊,所以這也可以証明我對老和尚並不是情執,因為我覺得當時已經畢業了,接下來應該是要實地上的去修修苦行去多鍛鍊,因為真的很多都不懂,只是一開始很幸運的有這個機會學習講經的方法,除此之外,我只有淨土的教理基礎,其他什麼都不懂。

如果我當時就到澳洲去的話,那就是一個小圈子就在裡面念佛等往生,福報是很大的,當然老和尚當時有問我們,問我要不要去?如果去就是會安排助教的工作等等的,他也是會有他的打算,可是後來因緣就不成熟,因為好事多磨肯定的,所以也沒辦法我畢業就失業了,畢業就是我失業的開始,我就不得不離開常住,那是真正的離開淨宗學會,我初學的一個道場,也是我剃度的常住,所以離開之後我就開始真正面對什麼叫苦行。

我從小到大沒有吃過苦的,在家裡生活環境也算不錯,爺爺奶奶也疼大的,然後長大以後自己又當老闆,當個小老闆還算滿順利的,結果一時之間,我竟然沒有地方可以去,身上也沒錢,因為我們新加坡培訓班,我們單金應該是全世界最高的,可是我都是捨掉,所以當時一下子身上都沒錢,可是我從來都沒有擔心,真的是佛力加持,老和尚的教法也特別的有力量,他告訴我們要信佛,只要你信佛,一切佛菩薩替你安排,老和尚常常講這個話,所以我從來都不擔心,而且真的是一關一關的過,當時連買飛機票的錢都沒有,沒辦法回台灣,然後就有裡面的護法主動的告訴我,請您給我機會護持您。我當時想回台灣,哦!記錯了,那是第二次再回去發心時候的事,現在是講遠了,再講下來我們二個小時就要到了。

總而言之,那個時候我就不得不去參學,所以說參學並不是我自己主動要做的事情,所以其實我們這一堂課這個專題,我真正的目的不是鼓勵大家參學,而是勸你們大家不要去參學,把心好好安住在常住,這是真的,因為我是過來人。

好好地安住在常住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自己真正有消息了,或者是說我們住持師父有安排,有一些培育的打算,有必要才出去參學幾年,否則我們一定不要動這個念頭,這樣我們的心才能夠安定,才能夠由這個定當中生起智慧,這個大家應該都知道,戒定慧這個次第,如果有參學的心,這個心就是散亂的是攀緣的,那我剛講因為我的背景是這樣,我是被逼的,所以不得不到外面四處結緣。

弟子秀卿恭敬節錄(仁敬師父審定)

 

│目前頁次 10 / 03
 
電子信箱:baujing@yahoo.com.tw 、臉書網址:www.facebook.com/baujing  最佳瀏覽:Firefox、Google Chrome、IE 8以上瀏覽器 解析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