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文集 專題講記 【2015武漢蓮溪寺對僧眾法談參學心得】  
 

(五)在寶林鍛鍊出世的僧格

受完戒第三年的時候,我每一年結夏都還回去,因為雖然只是講好師父就成就我受戒,他沒有要求我一定要常住,所以也沒有再另外另取法號,當時侍者有問,他有問我,是看我的意思,可是我內心其實還是很執著學會這邊的法脈跟法緣,所以我就說,我就沒有表達我想要在那裡常住下來,不然師父可能就會給我取衍字輩的法號,是這樣的,那麼也就是說講好受完戒就可以離開了,隨我的自由意願,師父純粹只是成就我。而且他心量非常大他什麼經都講,他不會說你一定要跟我參禪,很多常住師父也都是念佛的,整天拿著念珠在那裡念佛,特別是老師父們,你參也參不出個什麼東西,那你就老實念佛,師父純粹就是要成就我們而已,他沒有說我這是禪宗的道場,你就一定要怎麼樣,因為真正感受到師父是當今難得的大徳,從小到大沒有遇到過,除了我們淨空老和尚外,我沒有遇到過讓我這麼樣心生景仰,因為我從小是跟爺爺奶奶生活長大的,我跟老人也特別的有緣。我很喜歡跟老人家相處,跟老人家相處很有安全感,跟年輕人相處,我是覺得,常常覺得自己很不如人,要打架也打不過人家,要罵也罵不過人家,跟老人家相處就特別有安全感,因為爺爺奶奶很寵我,所以我跟老人的緣也很自然的就很好,我第一年還是小眾沙彌尼的時候,我在寶林禪寺那裡住了半年,哇~真的很苦,身心都苦,但是我心裡還是很法喜的,這些苦啊!有一、二個事件我在光碟裡面我都有講到,是怎麼樣被一些長輩們磨練的,後來又怎麼樣圓滿過關的,這個我都有講到過,雖然很苦可也很開心,所以第二年第三年我又自動回去結夏安居。第三年的時候,我福報現前了,而且大眾師父都對我很好,成就我學習的因緣,我那時候住觀音閣,那裏只有五、六個人可以共住,其他區都是二、三十個人住一個寮房,那個白天蚊帳一拿掉,一看真的很像停屍間,那個我們睡的床不到三尺耶!而且都是那個很破的木板這樣舖上去而已。

我第三年福報現前,住的是VIP貴賓室,也就是只有五、六個師父住在一個地方,那剛好門口是蓮花池,裏頭還有養一些魚,那侍者每天都會陪著師父到這邊來賞花餵魚,我就得近水樓台之便,天天跟在師父身邊二個小時左右,他們在下午的時間都會過來我們觀音閣的門口,我就就近而且其他師父也成就我,沒有障礙我,非常的感恩他們很歡喜的讓我去親近師父,所以結夏九十天當中,親近在師父身邊,觀看他的一言一行,他的待人處事接物,有時候會有人來求見他,在那一段時間我真的是學到了最寶貴的東西,自已沒做到但是知道要怎麼去學習,怎麼去,往後的路要怎麼樣去走,在那三個月的當中我受益非常的大。

後來第三年結夏圓滿的時候我就跟師父告假,可能是因為天天見面,我們這個凡夫實在是有福不會享,天天見面有時就想跟師父講,我要去打坐了,因為常住們每天晚上都要坐二枝香,就比較不會像以前那樣想要天天黏在身邊,這是當時的一個心境。那麼我就跟師父告假,結夏了以後我就想回台灣,我想要回台灣閉生死關,當時我僧臘才三年,整個算起來差不多三年,我就想閉生死關,在寶林的鍛鍊,身心的鍛鍊其實是非常的法喜的,但是入僧團只是三年間就讓我看到了前途暗淡,而且其實我對僧團也沒有真正的了解,我現在講的是我自己凡夫的知見,當時的心情業障很重,就覺得唉呀沒有路可走了。

我又不參禪,常住雖然也很好可是我又不參禪,要弘法又障礙重重,真的是覺得沒有路可走了,所以如果不是師父在加持我,我可能就.當然受戒之後是不可能還俗,但是如果沒有師父成就我受戒,搞不好我早就已經還俗了,所以我這個法身慧命,出家的法身慧命是聖一師父給我的。

那時候要回台灣我就想說閉生死關算了,因為我們淨空老和尚不是講,有很多人發願念佛三年就往生了,往生之後再來,我們業障太重了,我就這麼想,那你知道我們聖一師父他號稱;他在我眼裡是地藏王菩薩再來的,可能每個人看他不同,可能看他是觀音菩薩看他是什麼。我看他我感覺他是地藏王菩薩,地藏王菩薩是大願王,為什麼,他真的就是最苦的地方他就先去承擔了,像我還不敢發這個願,地獄我不要先去,我要先去極樂世界再回來,但是聖一師父他給我感覺是地獄他要先去的,他是直下承擔代眾生為眾生苦的那種人,而且他肯定是要行菩薩道的,所以當我跟師父報告,我想回去求往生他就罵我,他說你還吃不吃飯啊?廣東話你還吃不吃飯,他連罵人都很有禪語很有禪味。他不直接罵,你還要不要吃飯,意思就是你受人供養,現在才剛出家就想逃了,大概是那個意思,後來我就不敢這麼做,回去以後我還是禁足三年,沒有求往生,當時若真的要求往生可能也往生不了,沒有那麼大的福報,那就閱藏看看經典拜拜佛這樣子,然後三年之後,等於是又要面臨另外一個階段,我就想接下來我應該再去找一位師父依止,然後我必須要住在僧團,因為基本上在寶林的三年的結夏,我學到了除了師父身上的加持之外,我學到了出家人的僧格。我看到了,自己還沒有養成但是我看到了,我略略有薰修了薰陶了一些,還有寶林也半月半月誦戒,聲聞戒這些也都是重視的,基本上出家戒法有打下一些基礎,可是除此之外,我覺得還是有很多東西不懂,還是在初學的階段,我從來都沒有念頭我要自己要住小茅棚、自己要當住持。唉呀!現在很多人剛剛出家就蓋廟就住精舍的很多,但那都是因為年紀大了才出家的,他社會歷練有了,所以一出家馬上就去找信徒搞個精舍,這個是很危險的,是非常的俗氣,看起來跟俗人沒什麼兩樣,出家人一定要經過僧團特別是叢林僧團的陶冶,那個氣質真的會不一樣,看寶林的師父怎麼看怎麼好看,即使是修理我的人,我都覺得她很可愛,那個道氣就是不一樣,真的是不一樣,一個是出世的、脫俗的,一個就是好像沒有經過這個階段一下子入世,其實跟俗人看起來好像都差不多,談吐威儀各方面那真的是很糟糕的。

因為本來我在家的時候,我就對出家人非常的景仰,出家人的形象我就非常的景仰,所以出家之後,雖然我是糊里糊塗的就出家了,可是我很喜歡這個身份這個角色,然後我希望把它做好,所以當時我禁足三年完了以後,我就又開始找道場,所以我不是去參學,我是去找道場常住的地方,那算是第二個階段,受完戒禁足了一段時間。

弟子秀卿恭敬節錄(仁敬師父審定)

│目前頁次 10 / 05
 
電子信箱:baujing@yahoo.com.tw 、臉書網址:www.facebook.com/baujing  最佳瀏覽:Firefox、Google Chrome、IE 8以上瀏覽器 解析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