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文集 專題講記 【2015武漢蓮溪寺對僧眾法談參學心得】  
 

(六)以佛心觀看教界門戶之見

我就想因為我不是先學出家聲聞戒律入佛門的,是先學教,從教理,從淨空老和尚的加持之下,從教理入門,所以我應該再進一步在這方面再去學習,那麼回到台灣,我首先就先了解一下我們台灣佛教界的狀況,從報章雜誌看到我們台灣有四大山頭,大家應該都不陌生,佛光山、慈濟還有法鼓山還有中台禪寺這四大山頭。其實台灣的佛教是非常的興盛,不管是佛學院、研究所,還有傳統的寺院大大小小的都有,五花八門都有,那在思想上面,那個時候我感覺好像是印順導師的人間思想,在台灣是蠻受到重視的,慈濟那就不用講了,因為那是他的弟子,證嚴法師是印順導師的弟子,實際上證嚴法師據傳記裡面寫,她自己剃度完了以後,她早先也是在佛門裡面受到了很多波折,最後不得已才自己剃度的,幸好遇到了印順導師成就她去受戒,然後只傳給她六個字,她就回去自己修行了,她也沒跟在他身邊,就是“為佛教為眾生“這六個字,她就回去自己開山了到花蓮去。

證嚴法師慈濟的團體,我們大家看到,我們一般所認識到的大概是以慈善為主吧,這個部分做的最有成果,擴展到全球,那麼導師的思想反而她沒有那麼大力的去宣揚,可是她用行動為佛教為眾生做入世菩薩,這是她用行動來傳承老師的思想,那另外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學生,都是弘揚人間佛教印順導師的著作。法鼓山跟佛光山也是很接近,但是又各有各的特色道風,但總而言之就是都是較入世的,行菩薩道的道風。入世跟出世其實它是一體不分的,那是因為我們凡夫眾生,總是看什麼都是對立的,所以當時我去參學也是為了想要了解這個教界的狀況。曾經有到一個佛學院去參學一個學期,是印順導師的學生創建的,名字我就不講了,那我就感受到一個情況,就是這個所謂的門戶之見,所以如果真的出去參學,到什麼地方都很難避免會有這個情況發生,那比較明顯的是同學之間,當然他也是愛護我們,看得起我才會想要希望我跟她們同行,勸我說你來啊,你不要修淨土啊,淨土是幻化的,人間佛教才是最好的最真實的,人成即佛成等等的,會碰到這種情況。

當時呢…,後來我就選擇離開,也覺得我要了解的印順導師的思想也大概有一個方向,已略略有一個了解了,所以我就離開。

其實像我們修淨土法門,淨土法門的思想它是含蓋各宗各派,佛的境界哪裡有一法會離開淨土法門離開佛的境界?但是凡夫眾生不一樣。我發現各個山頭各個大大小小的道場,畢竟據一些祖師大德所講的,近三百年來或是近代來真正開悟的大德,幾乎沒有了,所以我們佛門僧團裡面,大概能夠做到理事無礙的,入世出世能夠無礙這樣落實的,可能我是沒看到,如果你們有看到麻煩通知我一下,我也去參學一下,所以變成說就會有這一些的一種對立,那這個也會形成我們參學的一個障礙,這是我自己的一個小小的看法。

參學在我自己看來我覺得每一宗每一派,因為基本上我都參過,包括東密、藏密、禪宗、天台、中觀、唯識這一些都參過,戒律道場那更不用說,我們女眾僧團,台灣主要的大概有三、四個比較代表性的女眾僧團都參過,都結了還不錯的緣份,那各宗各派的教理,我自己覺得我也都能夠欣賞,都能夠讚歎,而且每一個道場我都感覺很親切。出家人本來就是一家人,我們的家就是僧團,為什麼,我有一段時間也是想了很久這個問題,我一直在期待,真的就像這個理論上所講的,為什麼不可以像一家人這樣大家互相的讚歎,然後各自發展嘛,每個人因緣不一樣,佛陀講法四十九年,八萬四千法也是為了要契應各種不同眾生的根基,所以各種法門也都需要有人去弘揚,為什麼要互相的對立?不知不覺的就是自讚毀他,教界這種情況後來我發現,經過了許多年之後,我發現我放棄了,就是我一直期待有這樣的一個因緣讓我遇到,可是我從沒有遇到過,後來我放棄了,可是這個放棄不是失望而是看清楚了,還好我是看清楚而不是退心,所以參學為什麼至少你要解悟,或者是說你要能夠隨緣不變,你要有相當的程度,否則很容易退心,你會看到很多不是那麼理想的一個現況。

後來我想通了是因為我們是凡夫,特別是我自己是凡夫,所以我們會看到那一面,從凡夫那個角度去相應,我現在看跟以前看又不一樣,我看大家都是佛,當然我還沒成佛,但理論上我知道,我們用什麼心來看外境就是什麼境,我們看外境不好,當然是我們自己內心有問題,可是當時我們是著相,著在現象界,那這個現象界確實是很污染的,因為是五濁惡世,如果不是這樣那才奇怪,那才是有問題。我們做為修行人當然這是很好的因緣,是幫助我們成就修行的因緣,可是必須是我們真的理解,我們才可以去面對,我們不理解這個道理的時候,我們會被境界轉,隨便這裡參那裡參,你會..有的人就是因為這樣子所以對佛教徹底的失望,有的還俗,有的去信基督教的都有,那個是非常可惜的,這麼難得能夠出家,結果卻因為在佛門裡面參學看太多了,所以並不是佛門真的不好。就我剛剛講的,我們自己是什麼樣的心念、什麼樣的角度、什麼樣的境界,我們就會看到什麼樣的外相,是我們自己的問題。但是我們在初學的時候,一定是會看到負面的,我們的習性都是這個樣子,看到人家的壞處不看人家的好處,那結果就是害到自己,所以為什麼我不建議大家太早出去參學,真的是要保護我們自己,除非說你有特殊的因緣。

像我覺得我可能是真的是有工作要做,所以這幾年這些參學的經歷,對我自己本身我覺得也是受用很大,也是很感恩,可是如果可以從頭再來啊,我還是寧可選擇比較安穩一點的,能夠很平順的待在師父身邊,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們按正常的次第來修學,這樣子會比較好一點,比較安全一點,因為大部分不正常的次第去修學,陣亡的人很多,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可以從當中存活,真的十之八九都是陣亡的,所以這個參學雖然是受用也可以很大,這就好像是下猛藥一樣,但也是很可怕的,這個負作用如果承受不了,你的道心各方面福德因緣不是很好,這是很危險的。

弟子秀卿恭敬節錄(仁敬師父審定)

│目前頁次 10 / 06
 
電子信箱:baujing@yahoo.com.tw 、臉書網址:www.facebook.com/baujing  最佳瀏覽:Firefox、Google Chrome、IE 8以上瀏覽器 解析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