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文集 專題講記 【2015武漢蓮溪寺對僧眾法談參學心得】  
 

八)談發心收徒及封刀因緣

住持師父對大眾師父:還有什麼問題要問的,可以跟法師交流一下。
法師:可以。
住持師父:有什麼問題可以跟法師溝通一下,有什麼疑問可以提。
法師:想知道什麼可以提一下。有疑問問師父就好了,我沒有能力回答。(大眾師笑)
住持師父:可是你可以教他們,她們是關在這裡的。
法師:是被保護的很好。
住持師父:可能有五年沒出去過的原因。
法師:喔~所以大家都看起來心很安定。
住持師父:三、四、五年,三、四、五年的都有。
法師:真的是他們的福報太大了。
住持師父:自從他們師父那裡送來這裡,送來就被關住了。
法師:那是師父一直在護念,方方面面。
住持師父:嗯,我們卡的很緊,不讓他們走。
法師:是是。
住持師父:外面的天很大啦。
法師:是。
住持師父:外面的天很藍啦!請問一下法師,外面的月亮是不是圓一點?
法師:圓一點!?我覺得是這樣的,如果我們講戒律道場來講,因為我們蓮溪寺是屬於,師父您跟我講過,道風是傳承五台山普壽寺,以華嚴為宗,淨土為歸,然後戒律為根本,而且這幾天我看到,確實我們這裡尼師大姐威儀各方面,包括普佛我也都覺得很殊勝耶!我以後往生後你們也可以幫我做一場普佛嗎?我回去先在遺囑上寫一下,然後再來供僧修一點福報,希望可以滿願。(大眾師笑)

如果說就戒律道場來做一個比較,因為普壽寺我也去參學過,就是2002年我在北京住三個月的期間,有抽空去住了幾天,因為住持法師也是我們學長,特別給我方便,要不然那個時候我又是沙彌尼,又是來路不明,他們一般是不隨便接受的。

住持師父:普壽寺那位法師是新加坡弘法培訓班第一屆,我是第二屆。
法師:是是,師父是第二屆,我是第五屆最小的喔!小學畢業的,我是高攀了,到了國外都是師長學長在照顧。普壽寺那當然是沒話講,這十多年來又發展到現在啊,道風在大陸來講,戒律女眾道場是很有代表性的。
住持師父:對!沒話講。
法師:然後我們這裡也傳承的很好,這是我很訝異的。真的是我特別的期望,這個完全是為了我們佛教所想,就是說我自己做不到,我沒那個能力,因為果清和尚我依止他之後,他也很鼓勵我要建立戒律僧團,然後要發心,其實這是屬於做內護的工作,護持大眾修行,當住持是護持大眾修行,這個是不簡單的工作,那我就跟和尚報告,我說我真的是一點能力都沒有,而且我也沒有發那個願。和尚說可以了啦!就教學相長邊做邊學就行了,因為現在戒律道場很少人去推展,那講戒的,你看連我們講課的人,法師講戒的也很少,因為怕沒人聽,所以和尚真的是為了大局著想,並不是我有能力,我自己很慚愧,自從二年前依止和尚,其實我是有名無實,我除了乖乖的持午和背了梵網經之外,其它的也沒有學到什麼。和尚自身是持戒精嚴,輕重等持的,我過去經常有因緣去親近和尚,因為我寫了一部論叫做《淨土教道次第廣論》,把淨土法門做次第性的整理,然後和尚親自幫我校對,他很細心看還找出了一個錯字,就是互相的互,我們打字寫成了亙,就裡面多了一横,他竟然可以看的出來,那也可見整個內容他都全部很仔細的看過了,然後才給我題了字“妙善伽陀,普潤有緣”這就是對我非常大的鼓勵。

在弘法方面和尚也是很隨喜讚嘆,因為我十多年來就是專弘淨土,那戒律這方面特別鼓勵我要發大心,因為戒律僧團太少了,那他知道我自己有個小道場,我是校長兼撞鐘,就是初一、十五自己敲鐘,自己煮飯給自己吃這樣子,但是也有七間屋子,有時候可以護持比丘尼師父來短期進修,因為我們沒有住持,所以暫時也沒有常住眾,我是不願當住持,一直都還沒有發心承擔,目前只是需要一個靜修備課的地方,所以就成立了這麼一個小道場。

那這件事我特別感覺到因為和尚一直在鼓勵在催促,然後我又很多戒還沒有去懺,比如獨宿獨行這個很重的戒都還沒有因緣去懺,若懺了第二天又犯那不是很慘,所以因緣一直都還不具足,但是和尚他的心是很圓融的,他自己持戒非常精嚴,可是他也觀因緣,這個東西可以彌補的,我們盡量有因緣就去彌補,他也是常鼓勵我要去懺罪、要發大心,我也盡量的在努力當中,有一次就在和尚主法的佛七當中念佛受到了佛力加持,突然當下大悲心湧起,我就狠狠的下定決心先剃兩個徒弟吧!過了幾天就在我的學生當中;網路上我開了一個班級,身邊帶了是四、五十個學生,天天打卡上課有三年了,我就在裡面隨便挑兩個,她們都沒有交過男朋友三十幾歲了,我在想她們兩個如果不為她們打算,以後老了可能會很孤單,我就隨便挑了兩個。我說出家吧!就叫她們剃度,兩個也馬上點頭耶,竟然有這種事情,但是我還跟她們講,我說我叫妳出家我是被逼的,因為和尚逼我的,逼我一定要開始攝眾,要承擔弘揚戒法,自己也要認真教學相長,所以因為這個緣故,並不是妳們兩個具備這個出家的資格,確實她們完全都不具備,後來事實證明兩個都跑掉了,還沒有剃,什麼都替她們準備好了,結果就跑掉了,只是很簡單的問我一句師父:可不可以我只當護法就好了?所以她們現在仍然是護法,我這個收徒弟的因緣就這麼錯過了。於是我就藉這個機會趕緊公開封刀,這個事情和尚可能還不知道,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被和尚罵,但是因為這件事情我真正發現,第一我志不在此,第二我沒那個能力,所以我來到這裡,我特別敬佩我們住持師父,而且希望能夠有出現更多能承擔這個執事的人來帶動我們女眾學戒的僧團,這是我自己做不到的事,所以我就特別覺得這件事情很重要,因為這個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我自己有帶一些學生上課我知道,前半年是天天打香板,打到我自己都快要往生了,但是如果那種情況往生還真不知道要往生到哪裡去,是很危險的,說我真的會被學生給拖累了,你看那個智者大師他講,如果不領眾修行他品位會更高,就因為領眾修行,所以他只是五品位往生,這是很大的犧牲,我自己還只是教學生而已,還沒有帶到身邊,在網路上教學生,我就親身感受到真的不容易,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習氣毛病,據我所知大陸的這樣一個學律道場,我不知道,好像不多,因為我來到這裡之前,我有去褔州的崇褔寺參學,因為那位住持是我受大戒時候的教授阿闍梨,我當她的侍者我拿臥具,所以緣就比較深一點,我就想到去那邊參學,然後也去修修福,因為是長輩住持的道場,就去那修修福,十多年也都沒見過,那緣也是很好,可是其它地方我就不曉得,感覺好像大陸是不多,真的是有待大家發心大家好好跟隨師父學習,以後妳們的別院一家一家的開展那多好。

如果是台灣來講的話,我所知道的在高雄有一個地方,師父應該知道我就不提名字了,嘉義有一個地方還有魚池埔里魚池那裡有一個地方都是,嘉義、魚池那個地方都是一、二百個人,一、二百個尼師大姐共住,高雄那裡本來以前十多年前我去過,沙彌尼的時候去過一次,那個時候去有一百多人一、二百多人,現在剩幾十個,可能師父也老了,很多事情也都照顧不到了,所以也不容易。

真的是在台灣這麼多寺院,就是戒律道場是很少的,也是有,可能是二、三十個人頂多,我們一般比較不會注意到,那男眾道場更少,就清和尚這裡,就幾個學戒律的道場,那麼台灣現在因為印順導師思想的帶動,因為印順導師的著作很多,他本身就是很有那種學術味道,特別研究原始佛教等等部各派佛教這些,所以大多數人也都會比較偏向由學術上去發展。另外就是傳統的佛教就是做法會,這個到處都是,大陸台灣都一樣,所以其實看起來佛教是很興盛,軟硬體台灣確實也是很好的,可是我覺得特別往學術上的發展,他的危機反而更大,隱藏的危機更大,所以大家不要以為,哎呀,現在大陸佛教也慢慢興盛,台灣也很興盛,其實這是表相而已,如果方向走錯了那是更危險的。

弟子秀卿恭敬節錄(仁敬師父審定)

│目前頁次 10 / 08
 
電子信箱:baujing@yahoo.com.tw 、臉書網址:www.facebook.com/baujing  最佳瀏覽:Firefox、Google Chrome、IE 8以上瀏覽器 解析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