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文集 專題講記 【2015武漢蓮溪寺對僧眾法談參學心得】  
 

(九)叢林僧團的修行容易成就

那我個人認為,最殊勝的應該是女眾叢林這種方式,對我們來講不論是從僧格的培養薰陶,乃至於我們自己不管主修是修學什麼法門,我們前六年戒律的這個持守學習,都必須要在大眾僧團,叢林僧團當中比較容易成就,像我自己為什麼我這次會回來,因為我是有計劃從明年開始,今年的工作要先把它完成,明年開始我要禁語五年,要在主修行門上下功夫,然後戒學當然也是盡量補課,不過接下來的課程,主要是在主修行門這個部分,才會出來尋找僧團的護持。

但是其實若只是要閉關,我們那裡因緣也很好,也歡迎有機會跟隨師父來我們那裡普照一下,寮房只有七間而已不多,那因為我自己也算是負責的一個道場,這個也是居士他自己非常發心成就,也不是我去刻意要成立一個道場,我完全都沒有那個念頭,那麼成立之後那就用囉,已經用了三年了其實也是挺忙的,目前我一個人住,我還是獨宿,但是我們附近有茅棚師父也會常往來,大家互相照應,我一個人住也是很忙,可是雖然說很忙,也不至於太偷懶,但是還是會,在這裡要發露懺悔,有時候身體不舒服,也會睡到高興才起床,但是如果我們在僧團就不可能,身體不舒服要怎麼辦?要熬過去,除非你真的動不了,熬過去我們功德就成就了,成就功德的機會就是在這一刻而已,還要去哪裡找?在最苦的時候我們就要熬過去,可是如果我們只有一個人,那不可能的,先睡飽了再說,因為隨便一個理由,感冒啦、我頭痛啦,你肯定會對自己好一點,這是我啦可能不是你,這是我自己的經驗,就是說精進的時候還是可以很精進,因為畢竟我們不是初學,可是如果我們要成就真正的定,那肯定大家知道是要長時間的、不間斷的。
這是戒學的成就,我們作息要正常這也是持戒嘛,天天功課不能斷,不能頭三天很精進,過幾天就三天補魚兩天曬網,這樣子肯定那個水都還沒燒開又把它關了,開開關關,開開關關永遠沒辦法成就,那這一點的話必須要藉由大眾的力量,僧團大眾、三寶加持來成就,這是比較理想的一個修學模式,不然我自己如果要止語五年,我們自己道場也可以實行,我也不需要再出來尋找叢林僧團的護持。

那為什麼選擇到大陸來呢?台灣其實我相信也是有一些不錯的因緣,可是因為我十多年前,十四年前就到北京參學,對中國大陸有很深的印象,什麼印象呢?第一個,喔!好苦喔,生活環境苦,還有規矩也很嚴格,我去的地方,就是感覺是很苦的,很恐怖的地方。相對台灣是很享福,福報很大,比較順境,在軟硬體方面都齊全。但是就是因為這樣子,我才特別想來大陸來尋求這樣的加持,因為就是要嚴格嘛,不管是生活條件、物質條件各方面,其實現在大陸也都已經很不錯啦。以前的印象是很苦,我剛講在北京一個星期才可以洗一次熱水澡耶!在北京的時候,那不也是這樣就過去了,而且我在寶林三年的結夏,那時候其實寶林條件也是非常苦,我都能住到想要常住下來了,不想走了,包括在北京那三個月其實我也是住到想要住下來,可以習慣,我們人都有慣性,好的習慣容易養成,壞的習慣或者是苦啊樂也是我們的分別執著,根本沒有苦樂,只是剛開始感覺還會很明顯,因為我們還有我嘛,這我執還沒有破,所以剛開始那個苦樂的分別還是很明顯,但是我知道這個苦,對我們修行絶對是有好處,佛陀為什麼要我們以苦為師?這真的是太重要了,在順境當中我們不但很難成就,而且還很容易墮落,就算你不墮落也會懈怠,這是我可以做證明的。我也一直很想要精進,在每一個階段,但是我卻發現自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那個習氣毛病,就是說可能一段時間很精進,但你三天二頭可能又會稍微對自己好一點,會這樣子,那這個功夫就很難成片,那個禪定的力量也很難生起,所以我就想到要往大陸來尋找精進的助緣。

另外就是說大陸很多大叢林很莊嚴,像我們這裡設計的也很好,在台灣因為比較現代化的一個發展模式,越來越普遍學術化,所以道場方面設計也都很現代化,甚至於很多都跟世俗人的家庭有點接近,我們都很多道場僧眾都住套房,一人一間,其實這個也都不是什麼大問題,問題是那個叢林的氣氛畢竟是不一樣的,我自己感覺那個磁場感覺就是不一樣的。像我在這裡做早晚課就很歡喜,然後像我們大陸很多叢林,就是大雄寶殿都是那種很大的柱子木材木質的,那這種氣氛那種磁場就感覺特別的安寧,還有就是一個比較抽象的東西,就是一種道氣道風,這個我覺得跟台灣不一樣,我覺得大陸的我比較喜歡,為甚麼?比較傳統。

台灣像某某山頭,不要講哪裡,某某山頭它真的是設備一流的各方面的,但是呢就缺少了一種傳統的一個味道,因為太現代化了,它有時候因為為了要接引初學或者是居士,或者是要適應現代人的根性,吃不了苦,太苦他不去,所以就變成會有這樣的一個因緣產生,那種傳統的味道就沒有了,很多是整棟大樓七、八層樓然後很大的那個電梯,每一層樓都是很大,也是富麗堂皇的,但就是缺少那種叢林。我們叢林那種建築的規格,這個建築方面當然早期印度也不是這樣,中國早期因為是皇帝護持,所以就仿宮廷的造型建設為我們的中國的叢林僧團,但是因為我自己本身,可能宿世的因緣,我十四年前住北京三個月,大家都以為我是中國人,因為我們也沒有特意講,因為當家師父交代要我盡量低調,當時在北京升座是很危險的事情,公安都穿便衣在附近的,是很危險的事情。

總而言之,大家也覺得我像中國人,可能我宿世跟中國也很有緣,我們很多台灣祖先也是福建過去的,所以我就是感覺到中國有很多傳統的東西,特別的有內涵,有內涵,氣質特別好,建築也有它的氣質,就是整體的磁場,那在這樣環境的一個加持下,我覺得對我們的修學有幫助的,包括提升我們的道心、道氣的養成,因為我所看到的很多現代化的道場的出家人,可能他沒有經過先出世的這一段的薰陶,一下子就行菩薩道,看起來就比較像世俗人,不會特別感覺到他...。

因為以前我當在家居士的時候,我記得有一次,就是那時候還沒有學佛更早的時候,我在馬路上看到對面,就對面大老遠有兩個師父,兩個老師父這樣經過,長的當然也很老,也不是特別看的很明顯,可是我光是看到那個樣子我就好感動,好感動,我覺得那是一副很美的畫面、很莊嚴的畫面,就是兩個老師父在對面馬路上走過去而已。

但是我現在看到很多現代的出家人,沒能給我那種感覺,但是能力是很強,能力然後這個招呼信眾,甚至於有時候學術教學方面也都是挺強的,學位又很高,可是就是缺乏那麼一點點僧人脫俗的氣質,說不上來,所以我在想可能是因為沒有叢林的薰陶,沒有先出世的,應該先出世的五年、十年、二十年完全是吸收佛法的東西包括戒律,特別是中國叢林有中國的戒規、中國的特色,之後你再去研讀一些世間的技藝,為了要善巧接引眾生也是需要,應該是這樣可能會更好一點,但是這個是我們自己打妄想,反正因為本來人生因緣該怎麼樣就得怎麼樣,只是說也在這裡是跟大家就是分享自己一點看法,就是我們維護傳統的這種道風是很重要的。

將來我們如果要發心也不要走錯方向,我發現現在很多年輕人喜歡追逐學術,覺得外國的東西是最好的,現代的東西是最好的,結果把佛教不知道帶到哪裡去,這個是反而是很可惜的,反而是一種很大的隱憂,有些人他也是很發心,越發心錯的越離譜,那是很麻煩的,所以大家如果有發大心,我們就盡量在叢林的教育,特別是學戒、弘揚淨土這方面的僧團不多,台灣大陸看一看,大陸我還不清楚啦,台灣是不多,也是跟大家一起共勉。雖然我做不到我是丟給你們去發心,但是我是感覺到這個事情是很重要的,要不然我們將來只能去住二眾道場,現在幾乎沒有很好的女眾僧團,可以去參學或者是常住,那如果是二眾,我自己基本上沒有真正住過二眾道場,師父那邊我是第一批剃的弟子,就只有我們三個女眾師兄弟。

香港大嶼山男女眾是分開,是很嚴格的,我們早晚課也沒有一起,就是很嚴格的感覺不到是二眾道場,但是聽說現在台灣也是很多二眾道場,二眾道場因為我們是比丘尼嘛,我們要遵守八戒法,如果在二眾道場修學的話,第一個有譏嫌,而且不如法,戒律裏有明訂女眾是不應該跟隨男眾出家的,再來是不容易安心辦道,肯定是障礙會很多,還有一個就是可能是修福的機會會比較多一點,要護持男眾。護持當然是很好,我們修福當然也是很重要,可是我們自己道業也應該要穩定的提升,老是做一些修福的事情,那什麼時候才能夠顯發我們的佛性。所以在這種大環境之下,真的我們比丘尼自己要自立自強,要多一點發心多一點承擔,這是我自己參學之後所看到海內外教界的一個狀況。

加拿大我也去過,我們同學也請我去講過梵網經菩薩戒,加拿大跟美國是差不多,美加地區那其實那更不用講,我一去我同學就跟我講,你來這邊講課你不要期望聽眾會太多,你要當做以一當百,來一個就等於一百個,這意思就是說學佛的人很少,既然學佛的人很少,道場的實質的發展肯定那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其實整個佛教還是仰賴我們大陸跟台灣。我們自己出家眾自己要發心來推動,因為看似興盛其實也隱藏了很多危機。以上是自己很粗淺的一些看法,不一定正確,有什麼地方說的不妥當,還請師父啊,還有各位尼師大姐直言指出,讓我有機會可以改進,那現在時間應該差不多了吧!時間怎麼過那麼慢呢?因為在師父面前真的講話都不知道要怎麼講。

弟子秀卿恭敬節錄(仁敬師父審定)

│目前頁次 10 / 09
 
電子信箱:baujing@yahoo.com.tw 、臉書網址:www.facebook.com/baujing  最佳瀏覽:Firefox、Google Chrome、IE 8以上瀏覽器 解析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