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法訊息 當下開悟難不難?
 
       時間 2016-07-23      來源: Facebook原文    作者:釋仁敬法師

當下開悟難不難?
                                                                     
在佛門裏常聽到一句話:凡是說自己開悟的人,那個人一定沒開悟,若是真開悟者,說了就必須要走(往生)否則就一定是假的。說這話的人,有可能自己是尚未開悟,真的是感覺此生要開悟是很難的一件事,另外也可能是不願身邊的同修弟子們超過自己,所以就一概否定一切末法眾生皆有開悟的可能性,即使明知法華會上龍女八歲成佛、華嚴會上善財悟後五十三參,乃至真有如禪宗六祖慧能這樣當生證悟之人,也不願輕易地認可他人也可能發生的證量悟境。另外也有可能是自己確實是有所證,但也真是為了好意避免眾生容易錯認消息因而長養慢心或貪圖利養甚至犯下大妄語之罪,所以便選擇引導眾生即使真有所悟,也不應輕易地說出,亦藉以養德。

這個問題,淨空老和尚在2006.10.27香港佛陀教育協會的學佛答問中也曾做過回答。有人提問:「為什麼釋迦牟尼佛與當時的菩薩、阿羅漢,身分暴露了卻還不走?」老和尚回答:「他是修證而成就的,如果你今天修證,我們講得很清楚,你能把對世出世間一切法的執著放下,你就證得阿羅漢。你可以在這個世間教化眾生,什麼時候走那是隨你意,你想走真走得了,你想多住幾年也不礙事,所以這個情形不一樣。如果現在是應化再來的,身分一般不暴露,為什麼?暴露之後麻煩就來了。哪個人不來拜你?你還能修行嗎?原因在這個地方。」淨空老和尚這個答問,我是最近才偶然間看到的,這也算是一個很平常地感應,正好及時回應了我正要談論的題目。根據老和尚上述的回答,說自己開悟而還賴著不走的,那是指說沒事就向人張揚自己是應化而來的佛、菩薩等等,這樣的行徑確實會讓人覺得有點突兀。此外若是自己在修證上有了相當的成果,那便可以留下來教化眾生。自己修行所得的法益本來就應該公開給與大眾,不得吝法,特別是出家眾更是該有承擔如來家業之責,不可以自己得了利益之後就像個自了漢一樣還以為這是在謙虛,除非真是沒有化緣,那也只好低調或者就乾脆走了。

在過去我就是一直受到如前面開端時所說的這種觀念的束縛或者保護的影響,自己也沒特意去分別有自悟者和應化者之分別,所以在十多年來的行證當中,其實自身早已有許多淺深不等的修行境界卻從來不敢向人提,內心中也因為不能完全直下去承當自己所契入的境界而沒能突破臨門關卡,這就是受到我等罪障凡夫此生難以悟道之斷定,以及有些大德表示近代已不見真開悟者的說法而間接導致的障難。同時我自身的主觀概念裏也認同了不提才像是在養德謙虛,也確實應該要把時間用在努力厚積修德上,而不該去正視自己所親證的境界上頭,這就如同世間人就該終日埋頭賺錢而沒必要花時間去數寶或受用一樣,這樣似乎也沒什麼壞處,但細細分析,這卻會是阻礙了自己擴展視野、不斷向上揚升的時機,同時也會使得許許多多同樣也是根機成熟之人,無法及早得到過來人的助緣加持,使整個佛法利益的推展無法快速廣擴地普利十方,以真正達到全球安定和平的目標,這個影響性其實是非常重大的。

這種情況就像我們過去修學淨土法門的人,大多是依照他宗祖師依自力修證的立場把全仗佛力救度、萬修萬人去的法,修成了萬萬人中一二去的難行之法,完全把淨土的難信易行的特色給徹底改裝了。今天我要向大家談的關係契入空性這件事亦是如此,對於一個根機未熟的人而言,當然可能是需要無量劫的修行才可能有消息,但是對於根機已熟之人,無論是阿貓阿狗、有福沒福、有智無智,都能在當下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如六祖慧能回應他師父所說:「嶺南人沒有佛性﹗怎能成佛﹖」慧能就答說﹕「人有南北之分﹐佛性豈有南北之分? 」 同理而論,既然佛性人人本具、人人平等,為何我們就能輕易地否定任何一個人他可能在今生就引發的悟性呢?此刻的我,真是目光嶄新,自幾天前那當下頓時自肯自己過去多年間以來所證的境界之後,突然間我便也能看到了許許多多就在面前周遭,但以前卻從來都視而不見或深或淺的證悟者,除了最先啟發我的一位德國籍心靈導師Eckhart Tolle之外,今天我又見到了一位居士,他也是在網路上自述他的證悟過程,他的視頻畫面過去我似乎有印象,但從未點進去看,因為光是看到這種看似我慢著魔的標題上寫的“自述開悟的境界”,我下意識對此就主觀認為這是不值得理會的,這也就說明了那時候的自己,迷惑的業障還在,所以就會無法真正見到這樣殊勝的因緣而當面錯過,而現在我眼中所見到的處處都是開悟的善知識,包括過去印象中在社會上所熟悉的各行各業的人,不只是在宗教界久修的人。這種眼界見地的不同,更讓我印證到如同《唯識》上所說,我們自心是什麼狀態,所現的法界就是如何,也如同釋迦牟尼佛用腳點地,示教弟子萬法唯心之理。現在的我再看周遭一切的花草樹木、一切的人事物一時間全都如同上了光明一般,所看到的一切人事物都是發光的,都充滿著強大能量的生命體,而且個個都與我息息相關,因為早已了知萬物都是從我所親見到的那個安寧寂淨的體性當中所現,時刻的一切萬物也正都被我的本體真我所包容住,無一不在我的心性真如以內,如此真實地親切同體之感,怎麼可能再如同以往用自心的三毒那般眼光的覺受呢?寫到這裏,我的整顆內團心的法喜又似乎跟著發脹,脹到與整個法界同樣大了,當下又現起無法言喻的歡欣與平和。

再回到如前面開頭的說法,自言開悟者即非開悟者,確實這樣講也是可以適用於一些有心以低層次的宗教手段去招搖撞騙的人。但在這二十一世紀,地球正面臨著許多毀滅性災難危機之時,不也正應驗了佛經上講的,許許多多的佛菩薩都將會紛紛入世來極力挽救這個時局嗎?放眼望去,在近代確實不難看到無論在宗教界乃至與現代另類接軌的靈修團體也越來越多。雖然說末法時期,邪師說法也可能如恆河沙般地存在,但芸芸眾生之中確實也不乏真有悟境之人,正各自隨其悟境深淺、以不同的示現,全心全力以獨特的法緣在這個空間裏散播著正能量,以助於地球磁場的平衡與淨化,同時也盡其所能地指引一些根熟的人,當下承擔自己的悟性,指引眾生見到圓滿本有的佛性,進而悟後起修,而這些人本身就是真正的悟道者,只是各人所契入的境界在量上會有淺深,自身所餘留的習氣上也會有不同罷了。所以對於過去普遍被認定離我們十分遙遠而神聖的開悟境界,我們必須要重新以新的眼光來看待,換句話說,每一個真修道之人都有可能在當下明心見性、親見涅槃之境。

開悟的境界其實祂並不神秘,因為這正是我此刻真實的心境,而且這個境界真是如釋迦世尊所說的人人本具,所以當你親自見到了之後,就會覺得那並非什麼玄奇境界,也沒有什麼難以契入的,只有在找不到門入之時,才會感覺深奧。但祂雖不玄奇,卻能有圓滿的大用,契入的當下心中會現起一種滿足感、一種此生不再有所匱乏之感、一種徹底地解脫自在感、一種清明朗照的法界現前、一種無有邊際巨大的真我身相現前,雖然在一時間,現前的業報身依然是沾滿著凡夫的習氣與前無異,但當下內心已完全是重生的狀態,所安住的也是在全然的新世界裏,也能真正體會到什麼是「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此時也能了悟經上所講的「花開見佛悟無生」見到真我自性中本來就什麼也沒有,沒有生也沒有滅,一切的生滅都如水波,是凡夫眾生妄執為有而已,它的真如本體無始以來就是如如的一種存在狀態而已,而這種存在的狀態,祂不是空無死寂,而是一種寧靜溫柔而充滿強大能量地一個永恆地存在,你會知道祂原來就一直在那裏了,而且你也會真正有信心,你將不會再失去祂了,因為祂本來早就存在於宇宙中的真實生命體,是不生不滅的一個自然地存在,不是我們去創造出來的,所以當我們回到這個本有之時,我們就不再會擔心會再度迷失,這是一種清明覺知的體證,一種能落實在現實生活中真實的受用,而不只是一種幻想,因此一旦親證受用過後,就一定能有自信自己在往後無明習氣又再生起時,也能再度提起這個覺知而進入到當下的這個本體境界上,讓功夫不斷地再保任提升,這個階段過程就是如同禪宗講的悟後起修,淨盡一切塵沙無明,直到理事圓成為止的圓成佛道之路。

如上所說這樣的境界,若要證入說難也並不難,只要根機成熟之人,都能在那一剎那的當下就可以進入頓悟。一旦進入後也能自肯而直下承當的人,那你的心境真的就是與聖人所見相同了。那進入之後所要修的是什麼呢?修與外境不時所現前的三毒境界不斷地相融合,對境時依著寧靜的本體,當下隨順、隨緣、無我、無瞋、無癡,時時把不斷再現前的散亂業習從又習慣現前的妄心中再拉回到安祥的真我本體之中,同時也在那真我與假有的境緣的來回拉拔之中,當下不斷再去學習找到一個理事共存無礙的中道平衡點,直至徹證事事無礙,等覺妙覺的無上佛果。另一方面自己平時也有必要不斷再透過更嚴謹的戒行及主修定課方法為保任助緣,讓這個已親見的真心本體能再不斷拉長時間地生起現前作用,這就是整個悟後起修的過程,說穿了,其實祂一點也不神秘。


點我看youtub視頻

艾克哈特托勒 《当下的力量》作者亲自谈他觉醒(开悟)的经历前后Eckhart Tolle

 
 
電子信箱:baujing@yahoo.com.tw 、臉書網址:www.facebook.com/baujing  最佳瀏覽:Firefox、Google Chrome、IE 8以上瀏覽器 解析1024x768